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企业动态

您的位置:新闻资讯 > 企业动态

2020年“弘扬广州好家风”主题系列活动成果分享之六:我和我的党员家人

发布日期:2021-02-22 | 文章来源: | 浏览次数:512

大家好,我是来自中建四局的陈筝。

今天,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老党员和小党员之间的故事。

我的外公是一名老党员。每当我步入新的学习阶段,他都会和我聊聊天。他给我讲过很多不同的故事,但他总爱问同一个问题:

“妹头,长大以后你想当党员吗?”

外公第一次问我时,我刚上小学,我很疑惑,党员是什么,那时外公似乎笑着说,党员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,正是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带着大家一起干、日子才越过越好,所以我就入党咯。

在我中考后,外公第二次问我长大要不要入党,我很犹豫。

因为外婆从小就和我念叨,外公是个没出息、连自家女儿都护不住的村长。外公总是多管闲事,爱帮别人出头。就是由于他这行事风格,有年邻居竟然把外公家的水稻统统砍掉,外公却忍气吞声、一言不发。外婆还说,偏偏在那年,家里特别穷,连稀饭都喝不起,他女儿、我妈妈吃了快一年的木薯,落下严重的胃病。

又过了3年,外公第三次问我,“妹头,高考完要做一个党员吗?”,这次我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不要”。

因为我觉得,要不是因为妈妈听了外公的话,她完全可以凭借不错的教学成绩调到市区,而不必守在穷苦的山区教学22年。当时,有些班级因为留守儿童多特别难教,妈妈可以耐心温柔地给他们辅导,却腾不出时间给升学备考的我做哪怕一次早餐。

我实在不理解外公对于党员身份的执着,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么信任外公。

直到有天遇到邻居和他儿子到外公家串门,邻居聊起当年往事,原来那年邻居为了给儿子凑学费,动歪心思垒土截大家的水浇田,导致下游十分缺水,连稻子都养不活。于是外公带头推翻垒土,还把邻居拉到全村人面前,狠狠地批评一番。邻居对此怀恨在心,把外公家的水稻全砍掉。外公知道缘由后非但没有责怪邻居,还帮他和村民调解,把自家的积蓄借给他儿子读书。

那一刻我突然醒悟:原来外婆只和我说了故事的一半。无意间忽视家人,但主动担责,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,才是所有事情的真相。抬头看外公挂在墙上的证书,我第一次明白,这几张薄纸背后的重量和意义。

内心仿佛种下了好奇的种子,它牵引着我去探索党员这个名词背后的故事。我忍不住去问妈妈更多外公的故事,才了解到原来留在山区是妈妈自己的选择。她说,“她本就是山区长大的孩子”。

妈妈还把那本她喜欢的《苦难辉煌》送给我,我翻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,到现在我也记不全部队番号和地名,但我再也忘不掉湘江战役的惨烈、四渡赤水的无奈、飞夺泸定桥的英勇还有陕甘会师的喜悦……种子就这样一点点生根发芽,我打心底想变成像外公那样的党员!

终于在2018年11月22日,还记得那天华南理工大学的教学楼里很冷,我却格兴奋,这是我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第一天。我站在党旗下庄严宣誓,党旗后,我仿佛看到外公以一名老党员严厉又欣慰的眼神看着我。当时我就对自己承诺,“将来,我一定要像外公一样,不怕难,好好干”

时光来到2020年初,我在中建四局刚结束半年实习期,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所有人的生活。彼时,疫情形势严峻,建造广州版“小汤山”刻不容缓。中建四局作为唯一一个驻粤中建工程局央企,1道征集令,2天时间里,174名管理人员,200余台设备全部到位。

虽然我不能直接参与工地的战场,但也主动请缨:每天统计最新防疫物资;每天跟踪在鄂同事健康情况;每天给同事测量3次体温…后勤事项繁琐,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好,毕竟做好了,才是给前方一线同事最大的支持,才是外公以身体力行教会我的一个有担当的共产党员的模样!

如今,疫情风雨过后,一片生机,而我也将永远守住初心,砥砺前行,谢谢!

(转载自陈筝)

版权所有 © 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   粤ICP备18057836号    Powered by vancheer